当前位置:首页 > 创业 > 正文内容

可怜妈妈观后感(可怜妈妈观后感500)

admin4周前 (11-06)创业18

艾伟,男 ,1966年出生 ,浙江省作家协会主席。著有长篇小说《风和日丽》《爱人同志》《爱人有罪》《越野赛跑》《盛夏》《南方》,小说集《乡村电影》《水上的声音》《小姐们》《战俘》《整个宇宙在和我说话》《妇女简史》等多种,另有《艾伟作品集》五卷 。

没有普遍意义上的母亲 (创作谈)|艾伟

《小说选刊》2021年第2期

十年前 ,我偶尔会在饭局上遇见L 。她是越剧演员,称得上名角。她漂亮,有亲和力 ,是饭局上的宠儿。在饭桌上,她喜欢让所有人高兴 。她不唱戏,讲笑话。她不怕牺牲自己的形象 ,常常把那些笑话放到自己身上。一边说笑,一边表演,模仿能力极强 。我注意到她的表情 ,在放松的时刻,她没有任何提防,笑起来嘴角上扬 ,眯着的眼睛盖着长长的睫毛 ,好像眼睛也一样在笑。这种场合她有迷倒众生的能力。我的一位朋友和她吃过一顿饭后迷恋上了她,还为她写了一本诗集 。

有一次,她讲起她那不靠谱的母亲。完全是当笑话讲。她母亲也是越剧演员 ,是她那一代最好的演员之一 。她说母亲是她的偶像,她成为演员和母亲不无关系。在她成长的岁月里,她几乎没见过母亲。母亲一直在忙自己的事 ,把她们兄妹几个丢在老家,自生自灭 。母亲偶尔回家,也是来去匆匆 。L说 ,她的母亲甚至常常忘记她的名字。那一次,L讲起小时候她给母亲打扇的事。L说,夏天母亲回到家 ,要L给她打扇子,每打一百下,可以给五分钱 。那时候的五分钱刚好可以买一支冰棒。L打扇子的时候 ,母亲在躺椅上睡着了。L说 ,她那时候傻啊,想着扇子打得越多,赚钱越多 ,母亲睡着了,她还是打啊打啊,手都打酸了 ,舍不得停下来,哪里还数得清打了多少下 。母亲醒来后,赖掉了 ,一分钱也不给。

L成人后不太和母亲联系。后来母亲生病了 。弥留之际,母亲想回家和儿女们团聚。兄弟姐妹全反对,L于心不忍 ,瞒着他们把母亲接了回来。那时候L刚刚离婚,她把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母亲的身上,直到把母亲送走 。L以为自己会恨母亲 ,没有 ,某种超自然的力量让L在母亲最后时刻领受到了残缺的母爱,她们在一起度过了一段温馨的时光。那一次,L说到最后 ,突然抱头痛哭。她说,对不起,让大家扫兴了 。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在饭局上失态 。那天我被这个故事深深触动。关于母亲 ,在我们的文化中几乎有着神格化的寓意,母亲这个词自带光环,代表着仁慈 、奉献 、宽容和爱等美德。其实没有普遍意义上的母亲 ,我们生活中的母亲个性各不相同,也并不全然是那么完美的 。我喜欢L叙述的这位母亲,我想写写这位不靠谱的母亲以及她的情感。有一次我见到L ,我说,我想为你母亲写一部小说,可以吗?她说 ,好啊 ,没问题。

十年前,我曾尝试着写这个故事,L提供的细节太丰富太生动了 ,反而让我不知道怎么取舍 。生活世界和小说世界毕竟是两回事,小说不可能穷尽生活中的所有,但小说可以让生活走得更远 ,更富戏剧性,情感也因此变得更为尖锐、丰富、饱满 、深远。

2020年春天,我重新想起了这个故事。L讲过的许多细节我忘得差不多了 ,那位母亲的形象反倒越来越清晰 。我于是写下了这个叫《过往》的小说。我不知道小说里的母亲在多大程度上和L的母亲契合。我想塑造一位不一样的母亲,一位在我们的文学谱系里很少见到的母亲 。我想在这位不靠谱的母亲身上同样见出母性的光辉。

如果足够幸运,人们或许会记住这位母亲。我希望这位母亲能以虚构的方式活在人间 。

过往 (选读)|艾伟

《小说选刊》2021年第2期

蓝山咖啡馆晚上十点半后生意好了起来 。它在永城大剧院北侧的一个小巷子里。有演出的晚上 ,一些观众(大都是年轻人)会来这儿喝一杯咖啡,吃一碟点心,讨论一会儿剧情 ,然后回家。演出结束后 ,演员们喜欢去永江边的大排档庆祝,平常他们更多在中午或排练的间隙来这儿讨论,顺便填饱肚子 。广济巷曲折幽深 ,道边的香樟树树冠彼此交叉,快把天空遮蔽了,巷子里的中式旧建筑在这个城市里可算是硕果仅存 ,让这条巷子显出古雅之意。蓝山咖啡馆闹中取静,生意不错。

黄德高和另外一个人在咖啡馆已待了一阵子 。黄德高胃口惊人,每次来这儿他都会点一份商务套餐 ,外加一个汉堡,一杯咖啡。小小的咖啡杯子和汉堡放在一起显得相当突兀。他是个喜欢说话的人,一直和对面的人在滔滔不绝 。对面的那个男人大约三十多岁 ,寡言沉静,一刻不停注视着黄德高。他的左眼混浊,看人的时候仿佛对不准焦距。不过另一只眼睛倒是特别明亮 。

“你的左眼瞎了吗?”黄德高问。

“模模糊糊看得见。 ”对方说 。

“你看我时 ,左边那只眼睛好像在看另一个地方 。 ”黄德高说。

一个时髦的女人正从左边过来 ,衣着鲜艳,超出她年龄,脸上还留有演出彩妆的痕迹。黄德高猜想她应该是一个演员 。这年龄的演员大概过气了。

今天黄德高心情有些复杂。这是他最后一单生意 。早些年他在省城接单 ,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他已被挤到永城这地界了。干完这单他想金盆洗手,从此远走他乡 ,隐姓埋名,过另一种生活。他的另一个身份是诗人 。以往每次他把单子放出去之前,都会和对方谈诗 ,不管对方听得懂听不懂,他会把自己写的诗念给对方听。他经常重复的诗句是:我可怜的身体,如此消瘦 ,像这块土地一样贫瘠,一如我的出身,饥饿是我的灵魂。忍受匮乏 ,罪孽深重 。亲爱的 ,你是我渴望的甘泉,让我清洁……是一句情诗,不过他早已把这句诗当成他的《心经》 ,他的大明咒。他相信这句话从他口中念出来后,一切便可以完美达成。今天,他没念 。这是最后一单生意 ,他不准备念,以此表明他诀别江湖的决心 。

他已把桌子上的食物吃完了。他心满意足地看了一眼杯盘狼藉的桌子,点上一支雪茄 ,深深吸了一口,吐出浓重的烟雾,然后把手伸进夹克胸口 ,拿出一只信封,交到对方手中。虽然已是夏天,黄德高办事时喜欢穿这件黑色夹克 ,这是他办事的行头 ,他固执地相信这黑夹克会给他带来好运 。

“所有的资料都在里面,包括定金,另一半完事后再付。”黄德高说。

对面的人打开信封 ,先把一张银行卡取出来,对着灯光看了一眼,好像借此可以辨别真伪 。他把银行卡放到衬衫口袋里 ,然后抽出信封里的照片,看起来。有三张照片。一个板寸头男子,方脸 ,眉毛稀疏,此人戴着一副墨镜,有两只大号的招风耳朵 ,看上去气场逼人,有老大派头 。第二张此人穿着黑色T恤,表情严肃地看着某处。再一张在某个澡堂 ,他上身赤裸 ,下半身浸泡在池子里,偌大的池子里只有他一个人,眼睛警觉地看着某处 ,好像他意识到有人正在偷拍他。

“仇家是谁?”对方问 。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 ”黄德高说。

“我要知道他是不是命当该死 。”对方很固执 。

黄德高笑了。他觉得对方是个有原则的人。他喜欢有原则的人 。有原则的人靠谱。不过黄德高的原则是他不会把委托人的信息告诉任何人。这是江湖规则 。

“失子之恨。”黄德高胡乱编了一个。

可怜妈妈观后感(可怜妈妈观后感500)  第1张

对方似乎很满意,收起信封,站了起来 ,说:“知道了,给我三天时间 。 ”

黄德高把抽了一半的雪茄按在咖啡杯子里,掐灭:“事成后通知我 ,下次见面还在这儿。”黄德高伸出手,那人犹豫了一下,也伸出手。两人敷衍地握了一下 。这一握让黄德高心里颇不踏实。他想 ,也许今天犯了一个错误,他没念那句诗。一种毫无来由的不安让他一遍一遍中默念起那诗句 。他希望为时不晚 。

走出蓝山咖啡馆,黄德高回头往咖啡馆内望了一眼。那个服饰艳丽的女人站起来看着他。他对她没兴趣 。他的目光越过她的头顶 ,看到蓝山咖啡馆那台超大电视机上满屏烟花 ,因为电视机静音,使烟花看起来相当落寞,好像这个世界因此深不可测。

1

虽然每晚回家都已是凌晨 ,秋生还是每天早上九点钟准时到公司。办公室在锦瑟年华娱乐城的顶楼 。这是娱乐城最安静的时刻,要到下午才会有一些客人来这儿唱歌或跳舞。当然高潮还是晚上,人们身体里的激情似乎到了晚上才蠢蠢欲动 ,好像夜晚对人们而言自带荷尔蒙,引导人们去追逐音乐、美酒或女人。有时候秋生想,要是没有夜晚这世界该有多么单调 。

可怜妈妈观后感(可怜妈妈观后感500)  第2张

即便在办公室里秋生也喜欢戴着墨镜。他穿着衬衣 ,衬衫领子雪白挺刮,板寸头让那两只招风耳朵更为显眼。保镖进来说,夏生在楼下有事找他 。秋生皱了皱眉头。好久没见到弟弟夏生了 ,一年或者更久?记不得了。他们兄弟之间不来往很久了 。秋生让保镖去把夏生带上来 。

夏生站在秋生面前,面容苍白,显得有点拘谨。夏生知道秋生讨厌他是一名戏子。夏生在永城越剧团做演员 ,扮小生 ,混迹在一堆女演员中,身上一点男子气魄都没有了 。秋生有一次对他出言不逊,说他最恨的一件事就是男人娘娘腔。秋生感到奇了个怪了 ,同父同母所生,他们兄弟俩完全是两种人。

夏生热爱演戏,舞台让他快乐 。夏生对秋生的看法不以为然。秋生总喜欢把自己那套人生逻辑强加到他身上。秋生是错的 。人生哪里可以如此单一 ,秋生也不是人生模板(事实上他也不配成为模板)。夏生自有夏生的活法。每次秋生像一位父亲一样训斥夏生时,夏生都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 。有一次,秋生甚至要夏生辞了剧团的公职 ,到他的公司来做艺术总监。“你在这儿随便混混都比演戏强,现在谁还看你们的戏?”秋生说。自那以后,夏生不再愿意见秋生 。秋生偶尔会电话他 ,问他近况,夏生都说很好 。夏生知道秋生关心他,只是夏生反感秋生的关心里暗藏着一位父亲的角色。

一个星期之前夏生收到母亲的来信。母亲在信里说她得了重病 。她没有详述自己得了什么病 ,只说自己弥留在世的时间不多 ,想在最后的时光同秋生和夏生生活在一起。母亲在信里没有提起冬好。这也算正常,冬好的状况在与不在没什么两样了 。夏生收到信后心情复杂。母亲是她那一代最出色的戏曲演员。越剧演员无论小生旦角或是老生小丑,基本上清一色由女性出演 ,夏生作为一个男生成为这个剧种的一员,不能不说是受到母亲的影响 。虽然夏生和母亲在同一个圈子里,见面的次数却不多。母亲晚年嫁了一个老干部 ,去了北京。据说老干部是她的戏迷 。母亲定居北京后,夏生没去过她的家,母亲也不太和子女联络(没去北京前母亲也很少联系他们)。有几次夏生进京演出 ,请母亲看戏,母亲和秋生一个德性,看戏后没一句好话 ,挑的全是毛病。“你都演成什么样子!你的才华及不上秋生的小指头 。 ”母亲说这话让夏生既生气又委屈 。秋生五大三粗,对戏根本不感兴趣,母亲竟拿他同秋生比。夏生从来没见识过秋生有任何戏曲才华 ,没听秋生唱过一句戏。不过母亲一直偏爱秋生 ,偏爱到不讲常理 。夏生也就见怪不怪了。后来夏生能不见母亲就不见。夏生偶尔会想起母亲,她在忙些什么呢?在北京过得好吗?不过也只是一个念头而已,转瞬即逝 。那日突然收到母亲的信 ,夏生还是蛮吃惊的。

夏生坐在秋生大办公桌对面,低着头,一副丧气样。他能感受到墨镜背后秋生的目光 。夏生不想先开口 ,等着秋生说话。兄弟俩沉默了好长一阵子。秋生问:“碰到麻烦了?”夏生摇了摇头 。秋生松了一口气,说:“那就好。”

秋生问起庄凌凌:“还同那个姓庄的女人搞在一起? ”夏生没回答。夏生怕出乱子 。秋生几年前派人警告过庄凌凌,要庄凌凌放过夏生 。秋生传话给庄凌凌 ,说庄凌凌都可以当夏生妈的人,难道要耽误夏生一辈子?夏生对秋生的做派一向不以为然,即便是对他的关心 ,也过于粗暴。秋生振振有词,说你得有自己的生活。

夏生不想同秋生多拉家常 。每次都是这样,聊到后来都是一个结果——不欢而散。好像他们彼此有仇似的。从前不是这样的 ,小时候秋生从母亲那里偷了钱 ,在街头买雪糕,总是不忘给夏生买一块最好的,然后到处找夏生 ,找到夏生时雪糕都融化了 。秋生打他一记后脑勺,说,你快吃掉 ,否则我不给你吃了。说着自己咽一口口水。夏生乖巧地让秋生吃一口,秋生凶狠地白他眼,不再理他 。

夏生从口袋里掏出母亲的信 ,递给秋生。秋生很快扫了一眼母亲的信,轻蔑地说:“你就为这事来的?她也给我写过信,我没理她 ,我警告你,你也别理她。”

夏生直视秋生 。秋生的反应他是料得到的。“她快要死了呀。”夏生说 。“鬼才信她,她嘴里没一句真话 。 ”秋生说。似乎说得还不够强烈 ,秋生又说:“她要死了才想起我们来?早先呢?早先她只知道一个人找乐子 ,这辈子像没见过男人似的。 ”夏生低下头,秋生的说法他无法反驳 。母亲这辈子有几次婚姻?五次还是六次?多得让夏生记不过来了。

夏生今天是硬着头皮来找秋生的。这事拖了一周了 。母亲信里写得很清楚,她现在一个人生活 ,感到很孤单。母亲难道又离开了那老干部?不管怎么样,她快死了,做儿子的不能不管。他希望秋生能把母亲接来 ,秋生家大,又有保姆,可以照顾母亲 。

秋生把那封信还给夏生。他转了话题 ,问:“你那新戏排得怎样了?”夏生很吃惊。他没想到秋生关心起他的戏来 。秋生一向以夏生是演员为耻的,他不知道秋生这是何意。

一个月前,庄凌凌弄来一个剧本 ,非常棒。夏生也没多想秋生何以知道此事,秋生总有办法知道他想知道的,他长着一只奇怪的耳朵 ,好像他的耳朵在整个永城飞 ,没有什么事瞒得了他 。夏生说:“没排呢,钱还没找到 。现在排戏就是把钱倒水里,本都收不回来 ,没人愿意赞助。”秋生讥讽道:“你们是把自己砸到了水里,你们一心想淹死,没人能救得了你们 ,早上岸早超生。 ”秋生还是老调调 。

夏生再一次认定,和秋生谈戏就是鸡同鸭讲,自取其辱 ,千万不要涉及这个领域。夏生打算早些离开。他站起来准备告辞 。秋生一动不动。他又打开抽屉,像在找什么。夏生本来打算走的,以为秋生改了主意 ,站着看秋生 。秋生抬起头来说:“我警告你,你不要把她接来,你要是接来 ,我饶不了你。”

夏生刚升起的希望一下子破灭。他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 ,低下了头,转身往办公室外走 。他明白所谓的“饶不了你”的意思,就是秋生会揍他一顿。夏生从小没少挨秋生的揍 ,对他好也揍,教训他也揍。夏生往外走时,听到背后传来秋生的声音:“如果你把她接回来 ,我也会把她赶走的 。 ”夏生心里冷笑了一下,想,秋生管不了他 ,他完全可以自己做主 。他决定把母亲接回来。

节选完

全文载于《小说选刊》2021年第2期

”

2021年第2期新刊面世

”

《小说选刊》

国内邮发代号:2-210

丰富、权威 、经济、耐读

转载自 《小说选刊》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投资理财研究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www.218s.cn/1384.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科创板开户条件

688开头的科创板是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的,并实行注册制。 科创板上市的企业必须是坚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需求,主要服务于符合国家战略、突破关键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的科技创新企业。 科创板开通权限要求如下: 1、...

如何在网上自己学习理财投资课?

回答这个问题的都是大佬?,我可不是什么理财大佬,就一普通的大四学生,学习个人理财也有一段时间了,只想把我自己的理财历程给大家分享一下。 最开始也是在网上各种问大佬们有什么靠谱的学习资源吗。有些大佬说理财课程就是各种机构的谎言,也有大佬说理财...

买鞋子哪个网站是正品(哪个网站买的鞋子是正品)

买鞋子哪个网站是正品(哪个网站买的鞋子是正品)

很多朋友问我集分淘是什么,为何这么火爆,我来告诉大家集分淘是一个社交电商盲盒购物平台,拥有强大的产品供应链及实体落地产业支撑,同时也是一个超级卖货系统,开设趣味盲盒积分购物活动,实现让消费者与商家的角色自由转变,既是消费者也是商家,出售的每...

草甘膦的市场前景怎么样?

1、2012美国大旱推动南美种植热情,触发草甘膦需求高增长: 全球转基因作物主要为大豆、玉米,两者占据全球转基因作物总种植面积的78%,而美国、巴西、阿根廷转基因种植面积分别占全球43%、18%、15%,同时,该三国也是全球大豆和玉米的主...

601288:农业银行这个股怎么样?

先说下我的情况:已过而立,属于那种有人生的人吧。从来没有超过股,准备近期进入玩玩,目标不大,每年稳定收益有20%即可。   这几天在考虑第一次从哪个股票下手,开始自己的股市之旅。看了两天行情,根据自己初步考虑的交易系统,对601288:农业...

刚学期货投资可以看些什么入门书?

感谢邀请,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在股票,基金,定投,期货等投机行业,期货因为其独有的杠杆性质所以风险相对其它会更大,对于刚入市的新手来说不太建议直接入手期货。如果真想做的话联系先做足功课。现根据我二十多年投资经验推荐一些初级入门书籍供大家...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