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 > 正文内容

深圳大学灵异事件(深圳大学灵异事件真相)

admin2个月前 (12-11)其他13

百花,某种程度上相当于深圳版的“海淀黄庄”——实验小学和初中 ,深圳外国语 ,荔园和百花小学,基本上深圳最好的教育资源,大都集中在这了。

按照时间溯源 ,王霏霏算得上是深圳的初代鸡娃——1985-1992年,深圳实验中学初中部、深圳外国语学校初中部相继建立,1999年 ,王霏霏进入百花小学,随后入读深圳实验学校初中部 。

王霏霏跟随父母住在单位分配的宿舍,现在看来 ,就是一间“老破小 ”,却价值不菲 。

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免费获取了这座城市最优质的教育资源。

但身为百花的孩子 ,“鸡娃 ”和“内卷”,也从入住的那一刻开始。

补课的童年,同辈的竞争压力 ,这都是故事的另一面 。而在成长的过程中 ,她也一直试图和自己的平庸和解。

以下是她的自述。

“童年只有试卷和补习班”

大家都觉得现在深圳家长很卷,老鸡娃,我每次看到这些新闻 ,心想:

百花不是十几年前就开始了吗?

深圳大学灵异事件(深圳大学灵异事件真相)  第1张

作为在这个片区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人,我也算是见证了深圳“鸡娃 ”的当代史 。

住在百花都是哪些人?据我的观察,就是以银行人员和国企员工为主 ,基本上我小时候接触到的叔叔阿姨,工作都在这两个范围内。

家长们的背景也主要是两类——一类是名牌大学毕业的知识分子,一类是很早来到深圳 ,白手起家。

无论哪种,对于孩子的教育,都带着往上走的渴望 ,要比自己更好,地位也要更高 。

二十年前的百花,培训班就遍布各个角落 ,邦德和蓝天是最火的 ,当时在百花的门店就很大了,很多其他片区的学生都会过来这边补习。

除了机构,还有一些更隐蔽。这些是从深中实验退休 ,或者跳槽,在外面办补习班的老师,一般这种消息都是学校老师透露 。

比如一开完家长会 ,家长们就会围过来,“数学这么差,才70多 ,老师咋办啊”,等到人群散去,老师就把妈妈拉过来 ,“上梅林有个老师不错,可以试试。”

我记得初二的时候,上午要在莲花北上两个小时的数学课 ,然后隔一个小时我就要去上梅林补英语。

中间太赶 ,来不及吃饭,我妈就会晚上提前做好饭,然后第二天带块餐布 ,上完课直接找个公园草地坐下来吃 。

当时是06年吧,一节两小时的课下来也要100多,平时上完课也要去补 ,一周两三次左右,基本上我们家大部分的钱都花在补课上了 。

我的课余时间就是辗转各个补习班,平时放学就去物质书吧写作业 ,跟现在的百花小孩没什么差别。老师也是换了一茬又一茬,这个成绩没提高,就找下一个。

后来我妈学会了 ,专找班里成绩好的,跟着他补,上课听不懂了还能追着问 ,抱紧学霸的大腿 。

我们学校甚至周末自己开了补课班 ,在隔壁一栋大厦,都是自己学校的老师,说白了 ,就是换个地方上课。

工作以后,我跟其它也是在深圳长大的朋友交流,他们的童年是漫画 ,是明珠台的电视剧,然后想了想自己的童年, 好像就是试卷和补习班。

百花整个氛围 ,空气里都弥漫着努力学习的味道 。书包很重,压得整个人背都弯了,麦当劳挤满了写作业的小孩 ,全都戴着厚厚的眼镜。

初中的时候,我在家拿着电脑放日文歌,我妈听到突然在门口停下 , “多听点英文歌 ,学英语。 ”

每天早上起床,我在睡梦中就会听到一串英语,“Good Morning!Linda!”然后就知道自己该起床了 ,我妈在在厨房弄早餐,一边碎碎念,“跟着念!”

哪个小孩叛逆了 ,不爱读书了,家长们都一起着急,觉得这事不可理喻 ,凑在一起帮忙,“要不跟我儿子一起上,这老师教的还不错 。 ”

深圳大学灵异事件(深圳大学灵异事件真相)  第2张

父母对你的期望 ,自然而然演变成一种压力。有时候试卷发下来,我因为马虎做错了几道题,我妈就会挺生气的 ,“你太粗心了 ,中考也这样怎么办?”

后来每次考试,考完我总觉得自己哪里算错了,是不是漏题或者看错数字。

以至于高考的第一天 ,我躺在宿舍床上,猛地一下突然蹦起来:

“我是不是忘记写学号了?”

然后那一晚怎么都没睡着 。

“失败者 ”

百花这个片区,有点熟人社会 ,就是基本上都认识,有点像大院里的感觉。

大家都是一个单位上班,上经常在一起爬山啊吃饭什么的。所以基本上 ,谁家老公收入多少,孩子成绩怎么样,都知根知底的 。

像我妈 ,都会和阿姨们一起爬山,到了期末考,就互相问成绩 ,成绩最差的那个 ,慢慢就不去爬山了(回家辅导孩子作业去了) 。

我的成绩一直属于中等偏上,体面地维持了我妈在这个片区的社交圈。

在我的记忆里,父母不会直接给我压力 ,但是总会无意中提起谁家的孩子考得怎么样,你就会了解,哦 ,原来跟我一起玩的同学这么厉害,学习这么牛。

回家的路上,阿姨看到我 ,也会跑过来,“霏霏,今天语文考的怎么样?”

这种环境 ,让我感觉不努力学习,对不住我百花人这个身份 。

在百花父母的眼里,优秀的小孩是初中在实验的重点班 ,高中考上了四大(最好是深中和实验) ,当然更好的,就是直接直升考考上了本部。

直升考就是优秀学校的内部选拔机制,学校自己出考卷 ,排名前50或100的可以直接保送,只要中考分不低于最低分数线。

这份卷子会比中考难很多,所以能考上都是特别牛的 。

我当时非常想直升考进去 ,因为自己在普通班,有点“鲤鱼跃龙门”的感觉,用成绩来证明自己——成为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

那段时间只要下课 ,就跑去老师办公室,遇到不懂的就问。后来发现,好多跟我住在一起的同学 ,都泡在办公室,我们还组了个学习小组,互相给对方解答问题 。

我觉得 ,努力肯定就能成功。结果下来了 ,我差了两名。

我们班有三个同学进了名单,有两个都是我爸同事的孩子,然后老师说 ,“让我们祝贺这三位同学,大家要向他们学习! ”

底下啪啪鼓掌,我很失落 ,不甘心,难受,偷偷跑去厕所了 。

到后来中考 ,我也没考上本部,去了一个刚新开没多久的学校,最后考上了深大。

按照百花家长对教育资源的投入度 ,我的升学路径性价比低,又极其平庸,是某种意义上的“失败者”。

“成功者”们的路径非常清晰明了——211985 ,然后美硕和英硕 ,在国外留下 。

有次有个阿姨来我家,然后我妈就问,“女儿在美国怎么样了呢? ”阿姨说 ,“在facebook工作呢 。”“哇,那工资很高吧”,“年薪20万美元左右吧。 ”

我在书房 ,对话听得很清楚,心里有根弦突然就绷起来了,果不其然 ,阿姨接着问,“你家姑娘怎样呢?做什么工作?”

“还在找呢,可能没合适的。”

“哦 。 ”

其实我不是没工作 ,只是我妈不好意思说,当时工资也低,才6000多。

Google 、Facebook 、高盛……….每隔一段时间 ,我就能听见这些国外大厂 ,或者谁又在西雅图和洛杉矶买房了,你能听到阿姨们谈起这些时上扬的语调,非常自豪。

在百花呆久了 ,我一直有种感受,优秀的人是隐藏的大多数,失败者才是幸存者偏差 。

与平庸作战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 ,我都陷入某种自我“PUA”式的焦虑:

如果我一天什么都没干,我会非常内疚,会使劲的责怪自己。

就算现在工作了 ,周末休息在家,我总觉得得干点什么,练练口语 ,看点外刊,总而言之,我必须得学点什么 ,才能获得安全感。

后来我突然意识到 ,我这种努力可能是一种惯性——从小就被教育要上进,要努力,不断学习的人是值得被赞扬的 。

这种努力 ,很多时候让你感觉到自己还在追赶别人,你还有机会能够超越,也许某一天 ,提到别人家的孩子,自己也能不那么紧张。

甚至要求自己什么事都做到完美。如果工作上因为一点失误搞砸了,能够抑郁两三天 ,似乎在我的基因里,粗心是件很可怕的事,犯低级错误是决不允许的 。

一直以为只有自己会这样 ,后来跟一个也是深大的同学聊(之前也是百花的),他自己也有这种倾向,事事求得圆满 ,经常处于“我今天啥也没学的焦虑”里。

后来我问他 ,“到底学习的意义是什么? ”

“是因为你不甘心啊。”

强迫自己努力,也带来某种自卑 。之前有个高我一个年级的姐姐,在美国读书 ,QS排名前30的大学 。

暑假回来之后,我妈特意跟我说,“你跟她交流下 ,看看人家在国外怎么学习生活的。”

我妈后来一直提到这件事,“当时姐姐跟你聊天,你怎么一句话也说不出呢?怎么这么不自信呢?你看人家多大方。 ”

我记得当时有段对话的内容是 , 她问我在哪个大学读研,我的学校QS排名很后,我就支支吾吾 ,说忘记学校的名字了,气氛很尴尬 。

估计自己看到优秀的人,觉得自己平庸是令人羞愧的 ,所以变得畏畏缩缩 ,觉得人家太耀眼了,也不知道要聊什么,怕露怯。

我整个人最割裂的时候 ,是在刚回国的那一两年,找工作不顺利,最后找到的工作自己也不喜欢。

然后不断听到以前玩耍的伙伴 ,在国外奋斗拼搏,一步步找到自己理想的生活 。很快我就陷入了一种虚无主义,不知道人生的意义是啥。

我努力考了高中 ,考了大学,为什么还是一塌糊涂?

“百花的孩子只有成绩了 ”

尽管到现在,我还能感觉到“百花”两个字带给我的压力 ,但是说心里话,我已经很感恩了。

能够在深圳优质教育资源最集中的片区长大,我觉得已经足够幸运 。

我也很感谢我的父母 ,他们在能力范围之内 ,让我去看了看世界,探索多元文化的广阔。

百花父母都是自己可以省着点,但对子女的教育 ,怎么花都不心疼。

那个从美国回来的姐姐,读的本科,四年下来也要七八十万吧 ,全家人也是过的很节俭,基本就是住单位宿舍,很少回市区 。

作为中产家庭的小孩 ,肯定会有“鸡娃”的压力,但是就我的观察来说,百花的孩子自我驱动力很强 ,就是会把学习看作一件很纯粹的事。

之前同学聚会,大家聊到工作之外的生活,很多人都会拿出时间做点“无用 ”的东西——翻译一个期刊 ,学点编程 ,或者学个西班牙语。

这些都跟工作无关,纯粹就是一种探索的乐趣 。就像学编程的那个同学,他也不是要转码 ,就是觉得这个东西有意思,怎么敲几行字就能让电脑自己运作,自己也想试试 。

我一直觉得百花小孩 ,也带着某种小镇做题家的色彩,学习是唯一能握在手里的东西,很长一段时间里 ,学习也是工具化,目的化的。

比较幸运的是,我们的这种努力的惯性 ,最终发展成为对智识的好奇心,而不是对它的厌恶。

从某个角度来说,这种自驱力 ,或许是因为我们从小就知道世界的参差 。

初中的时候我们班上基本上就两种学生 ,要么很有钱,要么就是一般家庭。

当时有个男生,整天逃课谈恋爱 ,上课坐在教室角落打瞌睡,我当时心里还想,“这人怎么不担心自己的学业吗 ,不怕考不上高中吗?”

后来我才知道,人家父母是某局的局长和银行行长,考不考得上有啥关系?

我的同班同学 ,家庭背景要么有权,要么有钱,那百花的孩子有什么呢? 只有自己的成绩了。

有几次因为工作 ,回到百花,真的觉得从来没有变过 。

物质书吧里埋头苦干的孩子,一下课人挤人的百花新天地 ,往上走的渴望 ,依然是百花的底色。

文丨张楠楠

本文由深圳微时光原创发布

转载需授权,欢迎转发至朋友圈

你怎么看百花的“鸡娃”现象?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投资理财研究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www.218s.cn/1697.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英国的财经网站有哪几个?

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 是一家领先的全球性财经报纸,其美国、英国、欧洲和亚洲四个印刷版本共拥有超过一百六十万名读者。 路透中国为您提供商业财经、投资理财、以及突发事件的信息资讯。路透作为全球领先的信息资讯供应商,...

央企突然放弃入股“蚂蚁消金”!蚂蚁集团还能上市吗?

我来回答,第一,蚂蚱金服肯定能上市,蚂蚁的发展是会推动国家经济发展的。国家在经济低谷时,更需要蚂蚁金服的消费模式。 第二,蚂蚁集团杠杆率过高是最大的雷,把杠杆率降下来,稳步前进是银行和蚂蚁集团共同的愿望。这是上市的基础,也一定能够解决。 第...

华为客服电话24小时人工服务热线(华为客服电话24小时人工服务热线可以查锁屏密码吗?)

华为客服电话24小时人工服务热线(华为客服电话24小时人工服务热线可以查锁屏密码吗?)

华为手机的客服的电话是24小时的,人工电话来说的话,作为24小时的人工电话来说的话,你可以打他个客户的电话的,一般都是直接我们的那个手机里面的话,用电信或者流量的话,都可以打听的;不是的,人工服务一般在下午5点到530左右就下班了,你可以在...

高盛:中资电信股最新投资评级及目标价(表) 中国电信(00728)评级“买入”

智通财经APP获悉,高盛发布研究报告称,维持中国移动(00941)“中性”评级,2022-23年纯利预测保持不变,考虑汇率变动及股权成本由8.1%升至8.5%等因素,目标价由55.7港元升至58.9港元,以反映更高的市场风险溢价和净债务,意...

大智慧收到证券会立案调查后还能重组吗?

立案调查通知书的送达行为,说明证券监管机构已经正式启动了行政处罚程序,同时表明证券监管部门已经初步掌握了大智慧存在着违反证券法律法规的基本事实。而大智慧重组审议通过没多久,就下达了立案调查通知书,可以推断其监管部门在重组审议前就知道了,但还...

太极集团(600129.SH):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锁定期届满

格隆汇6月25日丨太极集团(600129.SH)公布,截止2020年6月30日,公司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申万宏源太极实业1号员工持股计划单一资产管理计划”已通过二级市场购买的方式(竞价交易、大宗交易)累计买入公司股票9,080,226股,占...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